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涛绿浪

交流学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博主:李兰贵 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,近年来,在报刊、杂志、中国作家网网站发表文章500余篇, 笔名:李桂、秋桂 联系方式:QQ1848109589 新浪博客地址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5023065282

网易考拉推荐

重逢的日子  

2013-04-03 13:39:22|  分类: 中国作家网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http://www.chinawriter.com.cn 2013年02月20日10:27 作者:秋桂

1990年的夏天,我与阔别20年的中学同学婷婷第一次重逢。

那时,她已经是某市一家银行的副行长了,来我们小镇上的一家企业考察工作。那天,当月亮同学告诉我时,我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惊异的神色。

邻近小镇的同学喜出望外,大家从四面八方赶来和婷婷会面。

婷婷依然和以前一样,柔细的身材,高高的个头,脸上面带微笑,只是看上去她的身体比以前略显得有些丰满。她亭亭玉立,穿着得体,一双小眼眯缝在一起,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同学,辨认着各自的名字,不时传来朗朗的笑声。

酒筵上,大家举杯豪饮,畅快交谈,无拘无束,诉说前缘,不知不觉地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大家仿佛又回到了中学的难忘岁月……。

酒筵过后,大家意犹未尽,一起相拥相扶着,来到了婷婷考察企业的会议室里,举行了一个别致的座谈会。

大家兴奋地谈论着婚姻聚散、离愁别绪、命运坎坷、患难之交、学习深造,一一诉说着生活的艰辛和幸福。

看到婷婷的发展变化,我们都向她投去了羡慕的目光。

而婷婷依然是那样的稳重谦和,没有一点衣锦还乡的官儿范,她谈吐清新,兴致勃勃,已致深夜十分,毫无倦意,大家也敞开心扉兴趣盎然,像过年一样热闹。不尽的话题,如滔滔江水……。

一直谈到午夜过后,大家才依依不舍地散去。

婷婷彬彬有礼,不卑不亢的故乡之行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我想起了和婷婷初次见面的情景。

中学时代,文革还没有结束。记得有一天,下课的铃声响了,我正在教室里一个人整理散落在桌子上的书和本,忽然,我听到了班级有名的“淘气包”在呼喊着“西洋马”,我有几分诧异,循着喊声疾步走出了课堂,只见几个同学们围着她,还不时的用手对着她指指点点的,她显得有些羞涩,见到我的到来,她腼腆地向后面退了几步。

我仔细打量着眼前新来的同学,她身材修长,窈窕多姿。清秀的脸腮,浓眉紧锁,双眼显得有些忧郁,和同学们站在一起的时候,她总是比其他女同学高出了半头,那鹤立鸡群的样子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徘徊。

原来,她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医生,在那个特殊年代,夫妇双双被“下放”来到了我们这个偏僻的山乡小镇。在镇里的医疗所工作。

婷婷是父母的独生女儿,正值风华正茂之时离开了家乡和舒适的生活环境,随着父母一起来到这里。

来我们先认识一下:“我叫小毅,以后叫我的小名好了,” “小毅、小毅,还小姨呢,”淘气包大声说。同学们大笑起来。那时我是这个班的班长。我对身旁的同学说:“她是我们班里新来的同学,大家称呼她婷婷就行了,大家要多给予帮助。”

我指着“淘气包”对他说:“以后不许欺负人家。”

“淘气包”站在婷婷的身后,诡异的做了个鬼脸,用手和婷婷比着个头,似乎像一个哑剧演员。

我转身欲抓住“淘气包”,想教训他一顿,可他还是向一条鲶鱼一样从我的手上溜走了。

后来,我和婷婷成为同桌,伴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们渐渐地成为好朋友。

1970年12月,临近结业时,我去了部队。婷婷和她的父母一起回到了某市。

做客家中

上次会面的第二年春天,我已经是一家事业单位的科级干部了,有一天,我到她工作的市里出差。见到我的到来,她又蹦又跳,她热情邀请我到她家里做客,包饺子,向女儿介绍我们在一起的学习生活。拿出略微有些发黄的毕业照片,回忆起山乡中学同窗共读的难忘时光。她和女儿如数家珍的介绍着这个是老师,这个是她和同学,久别重逢后的我们,仿佛又回到了快乐的少年。

那个动荡的年月,文革还没有结束,书籍被从书架上撤了下来,学生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学校里的文化课,没有系统学习而言,复课闹革命,顽皮的学生让老师们时常感到头痛。

老师则尽可能的为我们开设日常一些实用的课程,物理老师讲一些电的常识,音乐老师讲一些简单的乐谱知识,数学语文老师按课程讲一些基础知识。记得毕业前夕,我的数学课程有些跟不上了,婷婷主动帮助我,下课后,同学们都在玩儿,她帮我补习功课,那时她的学习成绩在班里是数一数二的。

婷婷还是一个热心的女孩,经常帮助班里的同学,很多同学收到过她捐助的学习用本,不仅如此,婷婷来自城里,很有见识。记得上中学时,一天,家住农村的王晓同学,对婷婷说:“近日家里经常有人上门收购瓷器,我家里有一对祖传的瓷瓶,来人出价几十元钱,爸爸有些被说得开始活心了,婷婷听后对她说:“这个年代,正在破四旧,其实,老祖宗传下的东西,是一种文化,还是不要卖了,留作纪念吧。”王晓回到家里,把这一对瓷瓶放到柜子里,不再示人。

文革岁月,看着很多同学不愿意学习,老师们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热情的和我们重复着这样几句话:“明日复明日,明日何其多。”

可那个年月,同学们玩儿心太盛,哪有心思学习呢?同学们劳动多、玩的时间多,而很少有人认真读书学习,读书的同学经常受到一些同学的冷嘲热讽,读书成了一部分同学的负担。直道我参加工作后,才明白了当年老师语重心长的话语。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,然而,悔之晚矣。

路过探望

1993年,下海经商,进城淘金的潮流浩浩荡荡,我的工作也被调动到单位新办的公司,我的内心深处萌生了走出大山的想法,几经辗转,我来到边陲某市开发区工作。

由于去新的工作单位报道,恰好路过婷婷所在的城市,我顺便到她那里看看。

那个时候,她已经放弃了优越的工作环境,经营着一家西餐厅,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了。

当时,这里的人们受改革开放的影响,逐渐开始接受西方的文化,这个北国江城,虽然不是沿海城市,出国的人日益增多,中西交流在这个城市里初见端倪。婷婷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商机。果断决定下海经商。

得知她的消息是在当地一家报纸上,有一天,报纸报道了这个青年企业家的事迹,面对优越的银行工作,面对诱人的职务,她选择了“下海”。

在经营西餐厅的同时,她还是一个热心的环保人,听说人们生活中的旧电池对人体有害,大多数人还蒙在鼓里,随意丢放,在经营西餐厅的同时,她向客人宣传随意丢放电池的危害,建议大家将旧电池送到她设置的回收点儿,然后统一送到相关环保部门进行妥善处理。

不仅如此,她还是一个热心公益事业的企业家,多次慷慨解囊,捐助社会福利事业,帮扶敬老院的老人,她的事迹还上了报纸头版新闻。

故地重游

人生的道路曲曲折折,坎坎坷坷,1995年,她的西餐厅红红火火,她想扩大经营,到北京谋求发展。可是,事与愿违,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,管理不够等方面的与原因,北京的西餐厅陷入举步维艰的地步。

这个时候,她回到了人生的第二个故乡,与昔日的同学相会,她慷慨解囊,捐助了全部费用,她的义举,感染了每一位同学。

那一次,我们一起重游了昔日的校址。低矮的毛坯教室,已被高大的教学楼所取代,泥泞的操场,铺上了水泥地面,孩子们在操场上嬉戏玩耍,它的不远处,连接着金黄的稻浪。此情此景,往事历历在目。中学时代同学们劳动的场景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。

北方的春天,乍暖还寒,当春风吹来时,吹绿了家乡的山林和草地。羊群在山坡上悠闲的啃着青草,通往山里的泥泞土路上,深深的印着两道牛轮车的辙迹。老黄牛在水田间的泥水里奋力的翻着地,气喘吁吁地不肯休息。

社里的农民因为都在旱田里铲地,没有那么多的人手来插秧。每当这时,我们都会来到农田里,弯着腰,一株接一株的往水田里插着稻苗。

夏天的白昼特别长,有一天。我们和农业社的社员们一起在苞米地里除草,我紧跟在老队长的身后,他热情的教我和婷婷等同学如何使用锄头除草,我们沿着长长的地垄,慢慢地向前移动着,稍不留意,一棵幼苗就会被锋利的锄刃刮倒,草没锄掉,幼苗被割,我们的手开始颤抖起来。

秋天到了,山里的山里红挂满技头,山葡萄熟了,山核桃在秋风的狂扫下散落在核桃树下的树叶里,被深深的盖在里面,核桃的外皮开始脱落。每当这个季节,也是我们一年中学习和劳动比较繁忙的时候。忙着帮助农业社里扒苞米。

有一次,我和婷婷分在一组,她纤细的手,在没有扒几穗儿苞米时,就被玉米的叶子勒出了血泡,我走到她的面前,告诉她如何扒才不伤手,由于我的速度还比较熟练,每次也没有落在别组的后面。

冬天,家乡的山是白的,冰雪覆盖大地的时候,山里的景色很美。山峦起伏的大地,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,有时,我们躺在雪地里,阳光映着白雪格外刺眼,同学们懒懒的晒着太阳不想动弹。一片银色的大地,山林丘陵洼地被包裹在晶莹剔透的白雪中。

快放寒假了,后勤的秦老师张啰着,要贮备一些过冬的烧柴,放寒假的时候,领着我们这些高年级的同学去山里砍柴。随行的还选了几个女同学,这时,婷婷从一个女同学那里得到了消息,说什么也要和我们一起去。任凭老师如何劝阻,她还是如愿以偿的出现在我们进山的队伍中。

没有想到一个城里的姑娘,看上去弱不禁风,走起路来却风风火火的,几个小个子男生都追不上她。到了山里老乡家,我们白天上山,在冰雪覆盖的山林里,捡着枯树枝,然后用绳子捆在一起,借着雪地里的冰雪,从山坡上的树林里拽着往下滑。

女同学,更是巾帼不让须眉,她们每天要起早细心的为大家蒸着玉米面窝窝头,熬点稀粥,芥菜咸菜,为我们做好一日三餐,然后,还要和我们一起上山拽柴禾。

此时的婷婷,与她的外表判若两人。一次次的往返上山的路上,汗水湿透了棉袄。可她用手檫了一把汗,和男生彪劲比着干。

休息时,婷婷还从兜里掏出从家里带来的糖果、饼干分给大家吃。

那一次,我们解决了半个冬天的学校取暖和集体食堂使用的柴禾。

在山上我们还意外地发现了一颗冬青树枝,它是长在树枝上的一株绿枝,墨绿墨绿的,特别讨人喜欢。班里的“淘气包” 向“猴子”一样敏捷,不一会儿就爬到了高高的树上,伸手摘下了一支,小心翼翼地抱着树干滑到树下,回校后的第二天,他把冬青树枝放到教室的一个矮缸里,婷婷还亲手扎了几朵五颜六色的鲜花,挂在树枝上。

大家喜爱冬青树枝,更加留恋假期的皑皑白雪和莽莽的山林。

面对人生的成功与失败,她始终保持一颗奋发向上的心态。倔强的性格和坚韧的品质,是和中学时代的磨砺分不开的。任何情况下,她都能笑对人生的酸甜苦辣,从不怨天尤人,像父辈一样从容,勇敢面对。

此时,王晓来到我们的身旁,她对婷婷说:“哪天,我来请客,当年,你建议我没有卖掉的传家宝----对瓷瓶,如今可真的成了宝贝。”婷婷听到后,她的一双眼睛又笑的眯缝成一条线了。

此时,她在心中吸收着营养,积蓄着力量。

省城小聚

最后一次的相聚是在省城里。我已经在高级职称的位置上退了下来,为了照顾外孙女,我和老伴儿来到了北方的春城,还参加了老年大学的学习。

城里夜晚炫目的灯光,街面上川流不息的车灯。高大建筑物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,让我看的眼花缭乱。

有一天,婷婷打来电话,约几个好朋友到我家开来玩儿,顺便为朋友联系一下职校招生的事。那天,我们和几个要好的朋友齐聚一堂,聊了很久。

老伴儿也是我的同班同学,席间借着酒劲,我毫无顾忌的提起了向婷婷借钱的往事。

原来,有一次到婷婷所在城里出差,在马路上意外地遇到了一个纸包纸裹的东西,当我弯腰去检时,另一双手几乎和我同时触摸到这个纸包上。来人当着我的面打开纸包,里面露出一枚“戒指。”

一个中年男子诡异的对我说:“今个我们两个真有财运,捡到了戒指。“戒指”的价值少说也得1000元,你只要拿出500元钱,“戒指”归你了。”

我伸手摸摸兜,没有带那么多钱,情急之下,想起了在这个城里工作的婷婷。

接下来,钱也借到了,“戒指”也买来了,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底是戒指是个假的。

提起了那枚“戒指,”婷婷一听就笑了,对我的爱人说:“别怪他了,他可完全是为了你。”

爱人说“我早就不怪他了,一次搬家,我已经发现了那枚‘戒指’,他已经如实交代了。结婚他都没有给我买戒指,那次还买了个假的送我,弄得我啼笑皆非,气恼的是他的头脑为什么总是一根筋,真得向你好好学学啊。”

坐在我身旁的淘气包听罢,笑嘻嘻地凑上前来对我爱人说:“你当初是怎么想的,班里的帅哥那么多,你怎么就看上他了,还不如嫁给我,看我多机灵。”

大家为了这件事,还罚了他三杯酒才算罢休。

往事历历在目,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代,朴实无华的老师,几栋草房教室,泥泞的操场,破旧的篮球架,夕阳西下时食堂烟囱里的袅袅炊烟……。

人生的舞台,瞬息万变,吵吵嚷嚷,扑朔迷离,一切都在变化中。昨日,可能还在风光秀美的顶峰,今天,有可能却跌入了低谷;昨日,可能风和日丽艳阳一片,今天有可能天空却布满了阴霾。昨日,可能还是腰缠万贯,今天,有可能却是一贫如洗。昨日,可能门庭若市,今天有可能却是冷冷清清。我时常记得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,三穷三富过到老,平平淡淡才是真。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勇敢地面对生活,才是人生的真谛。

当吃罢午餐买单时,婷婷执意要买单,我还是坚持尽了“地主”之谊。

几十年的岁月,恍若就在昨天。同学一次次的重逢,一次次的感动。或长或短、或酸或甜、或喜或忧、或浓或淡。演绎了不尽的思念和友谊佳话。

再后来,我们再没有见面。听同学们说,她和爱人去了北京,继续开西餐厅,想起上次次见面时,她曾向我提起,在北京开西餐厅创业的艰辛,前期投入很多,也赔了一些钱。我想她此番进京,一定是有备而去,西餐厅一定会再展宏图了。

往事历历在目,当年老师的教诲:“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”至今,仍然在我的耳边回响。

当年,我们虽然没有机会考上大学,但是,在人生的舞台上,婷婷和许许多多的同学一样,演绎了励志、坚韧和豁达的感人故事。

如今,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,没有因为虚度光荫而后悔,而婷婷成了大家的榜样和骄傲。

流金岁月,缠绵流长,友谊之花,四季开放。婷婷在特殊环境下的适应能力,顺利时保持一颗平常的心态,失意时保持一颗冷静的头脑,以一颗平常之心,对待日常之事,她成了我一生的楷模。

她逆境中无怨无悔,顺利中不骄不躁的精神,成了同学们中传诵的佳话和一段传奇。

我在盼望着,能早日听到婷婷的佳音,再次与她重逢。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12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